从海贼开始做奸商:第四十章 玛琪诺小姐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哈哈哈,看来我是命不该绝啊,而且没想到的是救了我性命的还是一位大美人,这次受伤也算是没白受伤,要不也碰不上这么温柔善良的小姐姐了。

    女孩被陈智这不加掩饰的耿直夸赞弄的有些不好意思道:受伤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可不许有下次了,还有我可不是什么美人不要夸赞我啦。

    小姐姐不要妄自菲薄嘛,在我看来你确实很漂亮啊,心地还这么善良,救了我这么一个素昧平生的人,你的人格品质真是闪闪发亮像金子一样,我可是非常感激小姐姐为我做的一切。

    女孩捧住自己略微发烫的双颊娇嗔道:不要那么说啦,我也只是举手之劳而已,哪有你说的那么好,不必放在心上。

    说完女孩小跑般的逃走了,陈智从床上翻身下来,站在地上身体还有点发飘,但是身上的伤势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了,陈智简单的洗漱了一番,从四次元口袋里面拿出自己的紫色燕尾服,但是转头看见应该是那名少女留下的一套给他准备的衣物,陈智想了想还是入乡随俗穿少女留下来的衣服比较好。

    t恤与短裤和拖鞋,t恤上还画着一只正在吃香蕉的猴子的图案,穿上这一套衣服陈智瞬间从受过贵族教育的社会上层精英变成了城乡结合部来的土鳖。

    穿上这套衣服倒不是说难看,而是乡土气息比较浓,但是无所谓了小姐姐给准备的衣服怎么也要穿上嘛,不穿的话你这辈子只能做一个钢铁直男,撸到飞灰湮灭也没有小姐姐会喜欢你。

    陈智踩着拖鞋走出了屋子,绕过几个房间,没想到这个女孩家的前厅是个酒馆,小酒馆不大,布置的格局跟寻常小酒馆都大同小异,可能是因为是清晨的原因还没有营业,看得出酒馆很整洁,店主一定很认真的打扫过。

    陈智打量着酒馆的时候,少女也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粥走了过来道:开饭了哦,海鲜粥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

    你不吃吗?

    女孩摇了摇头道:已经吃过了,看着你吃就好,这可是我为了病人才精心烹调的食物喔,你一定要一点不剩的吃下去。

    陈智一挑眉道:那是当然,浪费食物可是可耻的行为,更何况还是美丽的小姐姐给我做的饭。

    陈智喝了几口海鲜粥后点了点头示意味道非常好,陈智道:我叫陈智是一名商人,敢问小姐姐芳名?

    我是这间‘宴会酒馆’的老板,我叫玛琪诺,这里是风车村。

    陈智点了点头,在看到这个与记忆吻合的女孩子和这间酒馆后陈智就基本确认了,话说玛琪诺在原著里面没有太多的戏份,但在短暂的人物出场就知道,这是一位温柔善良的女孩,经常会照顾还是小屁孩的路飞,艾斯,萨博三兄弟,给这三个小鬼的童年带来了一点母性的光辉。

    而且据传说玛琪诺还是香克斯的恋人,虽然是属于小道消息不能当真,但据相关专家分析,整个东海最不能招惹的人就是眼前的这名无害少女玛琪诺,因为谁敢招惹她那就等着,海军卡普、四皇香克斯、革命家萨博、白胡子海贼团二番队队长艾斯、气运主角路飞的报复吧。

    知道了这一点的人,肯定会大呼一声惹不起!告辞!,但是陈智又怎么会在乎这几个人呢,更何况他们现在还都没有成气候,当然了卡普老大爷要是追杀他,那他肯定跑不了,再说了陈智又不是要对玛琪诺小姐姐用强,人家还是他的救命恩人呢。

    玛琪诺?嗯,很好听的名字,真是人美心更美,还有这么一手好厨艺,真是无解了。

    玛琪诺娇嗔道:讨厌啦,你再说我就生气了,说说你自己为什么会受那么重的伤吧。

    陈智一愣想了想总不能把自己的恩恩怨怨跟玛琪诺小姐姐说吧,这样可能会对玛琪诺小姐姐有不好的影响,陈智搪塞道:嗯可能是因为事业陷入**颈吧。

    事业陷入**颈有那么严重的还会受伤的吗?

    主要是倒霉喝凉水都塞牙,碰见了一群狗,这群狗的头儿首先冲我狺狺狂吠,之后我就被狗咬了。

    玛琪诺发出一声惊呼问道:啊什么狗这么厉害?

    黄毛狗吧,可能身上还有点贵族血统,姑且能算作贵宾犬?战斗力挺强的还喜欢拉帮结伙,我就像这样,汪汪汪~的被他们追杀。

    陈智突然做出动作,做出一副恶犬的样子,吓玛琪诺一跳,手还做出狗嘴的形状抓上玛琪诺腰间软肉。

    讨厌啦好痒不要。玛琪诺原本聚精会神的听陈智讲故事,被陈智突然的逗弄惊的有些猝不及防被作弄的笑不可支。

    不要再闹啦,嘻嘻你再闹我就生气啦。

    陈智停下了手道:不要生气嘛,我只是为了更加生动的给你讲经过。

    玛琪诺的年纪还是个青涩少女,在这个年纪的女孩是最美好的年纪,脑中里面充满了天真烂漫,在风车村这个无忧无虑的小村子长大的玛琪诺更是如此。

    随手的打闹一番就拉进了不少距离,两人的陌生感消散了不少,陈智打算在风车村住一段日子,这附近是海军英雄,铁拳卡普的场子,给多弗朗明哥十个胆子他也不敢来这里找陈智,所以这段时间一是静养疗伤二是避风头三是找点赚钱的路子。

    ~~~~~~~~~~~~~~~~~~~~~~~

    ps:我现在很伤心,申请签约被拒签了,我现在有点不想写了。

    陈智从昏睡中醒来,头脑还有些迷糊,看着陌生的天花板闻了闻带着花香的被子,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陈智迷糊了半分钟,意识终于清醒过来了,打量一下自己所处的地方,首先可以肯定的是自己没有死在海上,其次这里不是他的那个橡皮艇,那么问题来了是谁救了他?

    你醒了,真是太好啦,你已经昏迷了将近两天了哦。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