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衍:(五十四)灭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嗯!那是浪师兄为何浪师兄如此匆忙的样子

    可能是有什么急事吧!

    浪子迁毕竟是杀神宗大长老之子,为人又颇为高调,门下弟子少有不认识他的,看着他似乎很慌张的样子都是倍感惊奇!。

    不一会儿!天空又出现一道人影,与浪子迁慌张的样子形成鲜明对比,以一副悠然的姿态立与杀神宗上空百米处。

    回到宗内的浪子迁,当然第一步就是找到自己的老爹寻求庇护!。

    爹爹救命啊爹!

    看儿子一副被吓破胆的样子,浪起风眉头皱起,厉声喝到。

    如此模样,成何体统!让人看见,你老子的脸面都让你丢尽了!

    浪子迁也知道自己这样很没面子,但是他怕啊!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跑回来的但也容不得他多想,见不到他爹,他是一点安全感都没有,那个人太可怕了!。

    他跪在地上吱吱呜呜的,愣是不知道从何说起。浪起风看着眼前的儿子一阵火气上涌。

    别我我的了,又惹什么屁事了快点说。

    他实在是想不出,有什么事能把这个混球吓成这样?听说这小子一直对宗主千金有点意思他眼睛一亮难不成!

    难不成你把宗主的女儿!

    浪子迁一阵错愣,不明白父亲怎么会想到宗主那里?!

    不不是爹!有人追杀我。

    浪起风眼中闪过一丝失望。

    嗯?追杀你在这西域有几个人有这种胆子!你没自报家门吗!

    浪子迁想了想也是,那个人胆子再大,难不成还敢追到这里来对他怎么样!最后还不是顾忌他的身份,没对他动手不是!。

    正在如此想的他全然不知道,人家已经到了他家门口了!。

    爹!你是不知道,黎叔四个一招都没撑住就被削成了纸张,那场面太渗人了!。

    你说什么!

    浪起风有点不太相信儿子说的话,真要是此人有如此实力,他根本就跑不回来。他也只当是儿子为挽回点儿自己的脸面,找的借口了!。

    仙凌幽手中天幽剑,剑开百刃如莲花轻绽,分出万道剑芒若点星于空,直射下方的亭台楼阁。

    剑劫乃是《太上极衍剑字诀》中最后一式,亦是最为强大的一式,与想象中的一样,杀神宗的护宗大阵亮起,无数剑刃与光幕对持着,红色光幕表层渐渐出现细微裂纹,没撑多久就碎裂开来!。

    谁人胆敢攻打我杀神宗?!一道黑色身形极速飞至空中,随后又是两道十道百道浪起风也赫然在列!。

    刘庆云看着脚下被毁于一旦的宗门,凌厉的眸子如要择人而噬一般,紧紧锁定着仙凌幽!。

    阁下何人?

    仙凌幽看着他一笑,心里想着,也亏此人能忍得住。

    问别人名讳时,会不会先报一下自己的名讳?

    刘庆云眼中的寒气几乎可以凝结成冰,五指早已捏的青筋暴跳。

    毁我宗门伤我弟子无数!却不认识我刘庆云,阁下是在开玩笑吗?

    原来是刘宗主,真是失敬!此来在下只是想灭你满门而已,还请宗主行个方便,让在下灭了吧!

    话说到这已经没有继续的必要了!而刘庆云也早已经忍不住要动手,双方面前两座符印凝形相撞,刘庆云衣袖横扫将碰撞的劲力抵消,而仙凌幽却被震飞出去,一口淤血喷出。

    轻抚着胸口,慢慢平息体内震荡起来的气息,他摇摇头自语道。

    这是他重生以来第一次被人打伤,可以想象刘庆云至少已经是太清境!而且已经是快要突破道太清中阶的存在,不然不可能那么轻松缓解后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