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雪浪子传:第二十章 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天下有那么多蝴蝶精?米大春吃惊的问。

    以我猜测,107只以被他抓到,现在就剩紫衣了,而且冥界二太子也正在赶来的路上,不是今日上午,就是今日下午到。洛河不笑了,沉吟着说。

    大敌当前,我们该如何是好?米大春攥紧了拳头。

    不用惊慌,二太子现在未成气候,未必能抢走紫衣,到时候,你只管静静看着,我们三个人自有办法。洛河松开米大春攥紧的拳头,伸了个懒腰。

    现在还有时间,你我歇息一阵。刚要躺下,一边的墨尘说话了:

    洛河师叔,我师父叫您下楼,说是要一起回李员外家。

    你们回去吧,我们奔波一夜,刚想躺下睡会又要长途跋涉,不去了。洛河已经躺下了。

    没什么可是不可是的。洛河自顾自的闭上眼睛。

    洛河道人,你若困倦,尽管睡去,我跟走就是了。米大春提议。

    也罢,那就辛苦你了。洛河说完,沉沉睡去,任由身体被米大春控制,于是,两人共居一个躯体的李家公子,翩翩走下楼来。

    众人见到沐浴后的李公子,都暗暗吃惊,这位青年人,生的端庄清秀,两道剑眉下,星眸闪耀,唇红齿白,身才高大却不蛮壮,体格匀称,举止投足间,便有一股仙风道骨的气质。

    谁也没注意,蝶女注视着李公子,眼含爱慕,脸蛋居然红了起来。

    那,我们即可出发吧,如今此地也未必安全,速速离开正是时候。鹿痕嘱咐众人。

    回李府好是好,可是一个一尺小儿如今变成20岁的青年人,李府上上下下,恐怕没人会相信吧。奶娘此刻歇缓过来,又发愁的问。

    不妨碍,我刚才更衣看见,这左臂上有一个铜钱般的胎记,想必李母一定认得这个胎记,圆中带方。说着,米大春撸起袖子,在左臂上,果然有一个铜钱样的胎记。

    甚好甚好。我昨日也听夫人说起这个胎记,还说这是有福的胎记,说明将来不愁没钱花。奶娘看到胎记,大喜。

    那么,我们一行人就此出发。鹿痕检视众人,提议道。

    且慢。许久未曾发言的鹤云有道:此去路途遥远,离落霞峰已是百里有余,且我们三人将面对何事,此时不得可知,我两个徒儿,恐怕御敌法力有限,不如让他们回落霞峰守观。

    师父,我不想回去嘛。霞灿马上不高兴了,撅着嘴抗议。

    我们人数太多,行走江湖引人注目,迟早招来祸患,你和墨尘回观,如果有事,也好救急。鹤云只是缓缓道来。

    鹤云说的有理,我们如今人数众多,走到哪里都吸引人注意。鹿痕也深感此意有理。

    那我们即可启程回观中等师父们。墨尘作揖,带着一步三回头的霞灿就要离开。

    等等,霞灿妹妹。一直在厨房里忙乱的蝶女追出来,把一包晒好的鱼干塞进霞灿怀里。

    你在这几日,帮了我很多忙,多谢你了霞灿妹妹,我也没有什么礼物,如今给你带些鱼干,你好回去吃。蝶女说道。

    谢谢蝶女姐姐,你也要保重,我舍不得离开你们。霞灿终于哭出声音,抱着蝶女不松手。

    好了,你回去修炼,我也跟着道人师父们修炼,等我拜师了,咱们就可以一直在一起了,到时候多好啊。蝶女心态平和,不得不说,是个乐观的蝴蝶精。

    霞灿想到,她身陷被追捕而不自知,还这么乐观积极,不禁又是同情又是伤感,哭的更厉害了。

    呜呜咽咽的,没有一点道人的样子,成何体统?鹤云沉下脸来。

    走吧,师父要生气了。墨尘小声说着,拉着还在跟小孩一样哭着的霞灿,快步的离开了渔村,众人看着两个人渐行渐远,这才各自思忖,也该离开渔村去往李府了。

    大家整理好心情,正要出发,只见天空乌云密布,一阵响雷骤然炸起,阴风阵阵,树叶响成一片。

    不好!鹿痕大惊失色。

    鹿痕走上前来,引奶娘坐下,好言劝慰:

    你家小主人乃是天上仙人投胎成人,如今已有百万余年的道行,你受道人的支配,只是星夜兼程来到此地,如今远离故土,我们不会让你空手而返。

    你家公姓氏?

    姓李。奶娘已是哭哭啼啼泣不成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